苹果供应链问题预计将对即将到来的黑色星期五以及圣诞假日季产生严重影响,尤其是高端iPhone 14 Pro和iPhone 14 Pro Max机型可能面临严重缺货。

Wedbush分析师Daniel Ives近日在研报中表示,这个黑色星期五,iPhone的销量将从上年同期的1000万部下降到约800万部,比一年前的iPhone 13减少约200万部,因为许多苹果商店的iPhone库存比一年前减少了25%。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苹果美国官网发现,目前下单iPhone 14 Pro以及iPhone 14 Pro Max,送货等待时间长达5周,也就是目前下单,要等到明年1月初才能到货。这一等待时间几乎与iPhone 14系列刚刚上市的时候相当,当时iPhone 14 Pro系列的等待时间是5-6周;iPhone 14 Pro Max的发货时间为6-7周。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黑五销量预计将同比下降

据Daniel Ives分析,目前苹果产能的缺口主要是由供应造成的。“苹果iPhone 14手机的需求超过供应,这可能会导致在圣诞季到来之前出现严重短缺,目前许多苹果商店和零售商的iPhone 14库存普遍偏低。”Ives写道。

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高级总监隋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将苹果iPhone的供应会面临紧缺,这也会进一步影响到苹果假日季的销售,而明年第一季度这种影响还有可能持续。”

也正是由于等待时间过长,阻止了一些消费者订购苹果手机。百思买公司11月22日警告了库存短缺带来的压力。上述分析师指出,黑色星期五购物季前后苹果门店高端iPhone库存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而且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补充库存。

“我们看到的运营商为主的渠道,以及苹果商店、百思买和亚马逊等电商渠道,已经受到非常显著的出货压力影响。”隋倩表示,等待时间更长也抑制了消费者在黑五期间的购买热情。

一位纽约的消费者告诉记者,在很多百思买商店都已经没有任何iPhone 14 Pro或者iPhone 14 Pro Max型号可供选择。

而此前“双十一”期间,苹果在中国的销量也受到供应的影响。11月17日,Strategy Analytics发布了中国双11购物节智能手机品类销售报告,数据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智能手机的总销售量为900万部,同比下降35%,其中苹果销量为350万台,同比下降了27%。

供应链调整产线应对销量变化

本月早些时候,苹果警告称,受供应问题影响,iPhone旗舰产品的发货将延迟。

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此前在Twitter中表示,由于iPhone 14 Pro系列需求超预期,苹果已经要求代工厂加大iPhone 14 Pro系列产能,将部分iPhone 14产线转为iPhone 14 Pro产线。他预计,iPhone 14 Pro在今年第四季度的出货预估将增加10%,而这也将有助于提升第四季度苹果iPhone的手机平均售价和毛利率。

作为消费电子巨头的苹果,订单的波动也在影响着上游公司的产线布局。记者注意到,11月22日晚间,苹果上海最大代工厂昌硕科技官方发布了正式工的招聘通知,公告显示,于11月23日-12月31日入职的直招员工奖金最高3500元,车资补贴最高300元。

在实地探访时,昌硕科技一条苹果手机装配生产线的负责人刘晓(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因iPhone14的销量波动,昌硕正在对苹果手机生产线进行调整。

第一财经记者实探昌硕科技厂区

据刘晓介绍,昌硕目前的生产线主要负责苹果手机的装配,在目前状态下,她管理的苹果产线的产能约为4000部每天,员工工时为8小时,之前的产能达到6000部每天,员工工时普遍能达到10小时。

针对于网传昌硕人员调整的消息,刘晓告诉记者,员工可以自行决定去留。“有的员工是因为合同到期了,没有再续约。有的员工想要提早回家过年,有的人因为产线调整导致加班变少,去了其他地方。”

苹果供应链的“烦恼”

近期苹果供应链频频传出消息。

此前,有消息称立讯精密准备收购昌硕科技位于上海浦东康桥工业园区的部分厂房,未来立讯精密的员工将会进驻生产线。第一财经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立讯精密内部管理人士,相关人士表示,如果官方没有就此出具通知,那么传闻多为不实。

而另一家果链公司则深陷“丢单风波”。电声巨头歌尔股份(002241.SZ)日前表示遭境外大客户“砍单“,预计本次业务变动预计影响2022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人民币33亿元,约占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4.2%。

尽管歌尔并未透露客户名字,不过公告发出后不久,郭明錤发推文猜测称,歌尔暂停生产的智能声学整机产品可能是Apple的Air Pods Pro 2。据了解歌尔股份潍坊工厂约有9万余人,涉及苹果业务的员工有4万多人,约占公司40%以上。

11月9日歌尔股份股价受到重挫,一字跌停,报20.72元;次日再次跌停,报18.65元。23日,歌尔股份报收18.10元,跌幅0.66%,相较三个月前的股价已经腰斩。

无论是昌硕科技还是歌尔股份,在业内看来,两者作为果链的重要供应商,其业绩与生产行为都深受苹果驱动影响。在昌硕工作超过4年的刘晓告诉记者,产线拆换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有的产线一两个月就会换一次。

有声音认为,对于果链企业来说,目前的苹果就像扎在要害处的止血带,一旦丢失苹果的订单,在没有其他厂商能够填补空缺的情况下,企业可能随时会深陷生存危机。比如,在歌尔股份2021年年报中,苹果就占据了42.49%年度销售比例。

而近年来,苹果频繁与中国供应商“分手”更是加深了厂商的担忧。10月,苹果公布了2021财年主要供应商名单,其中有8家大陆厂商被移除,包括欧菲光。目前,国内已经有34家公司被苹果移除出“果链”。

不过,这些上游供应链公司也在积极做出改变,包括歌尔股份在内的多家果链条企业都正寻求摆脱对苹果的依赖。

立讯精密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立讯精密正在手机之外的3C领域逐步发力。而歌尔股份近期也开始在VR市场发力。2020年,歌尔股份拿下Meta的订单,成为其头显产品Oculus的核心供应商。

推荐内容